京剧唱词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0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环节词,搜刮相关材料。也可间接点“搜刮材料”搜刮整个问题。

  展开全数梅派:

  苏三离了洪洞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示曾开言我心内惨,

  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

  与我那三郎把信传。

  就说苏三把命断,

  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行将离却洪洞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不曾开言泪满面,

  过往君子听我言:

  哪位去往南京转,

  与我三郎把信传。

  就说苏三苦命短,

  来生结草并衔环。

  苏三离了洪洞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不曾开言我心好惨,

  尊一声过往君子听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

  与我哪三郎把信传。

  言说苏三遭冤案,

  现在起解奔太原。

  若遇清官把案断,

  来生变犬马当报还。

  垂头离了洪洞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不曾开言我心好惨,

  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

  与我那三郎把信传,

  便说苏三把命断,

  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展开全数SUSAN说 歌词

  susan 在那命运月台前面

  再上车春天起头落叶

  转接间话断了线

  离台北南京是何等远 oh~

  那诺言还会不会兑现 yeah 思念~

  不在乎恋爱里伤痛在所不免一小我却一个世界 oh~

  你能否也像我也摆荡过几遍爱只是个错觉 oh yeah

  思念常常思念不常碰头

  她思疑sam是虚拟的脸但恋爱还在上演

  那是谁在放陈旧唱片

  那片段像对将来留言 yeah 思念~

  不在乎恋爱里伤痛在所不免一小我却一个世界 oh~

  你能否也像我也摆荡过几遍爱会不会实现 oh~

  「苏三离了洪桐县将身来在大街前不曾开言心暗澹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rap)苏三离了洪桐县挂了个牌子在那大街前被那凶暴群众包抄稍微等一下

  过往的君子请你听我言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转就说苏三把命断

  来生变一只狗一只马我当报还 come on

  不在乎恋爱里伤痛在所不免一小我却一个世界 oh~

  我思疑你像我摆荡过几遍能否爱本来嬗变 oh~

  苏三说我的苏三说苏三说我的苏三说苏三说我的苏三说苏三说我的苏三说

  京剧里的唱词是如许的

  【闪锤】〔苏三走圆场,边走边唱。〕【西皮流水板】

  苏三离了洪洞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示曾开言我心内惨,

  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

  与我那三郎把信传。

  就说苏三把命断,

  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完整《苏三起解》京剧唱词

  擅长:暂不决制

  展开全数全剧脚本:纯文本格局

  (崇合理上。)

  崇合理 (念) 合理不合理,自有天晓得。

  (白) 我解子总合理,太原府有文书到来,提苏三发配,不免监中逛逛。

  里面有人么?

  (禁子上。)

  禁子 (白) 作什么?

  崇合理 (白) 上差到了。

  禁子 (白) 拜见上差。

  崇合理 (白) 你监中可有苏三么?

  禁子 (白) 有的。

  崇合理 (白) 你把她提出来。我们要走了。

  禁子 (白) 苏三走动。

  苏三 (内西皮导板) 忽听唤苏三,

  (内西皮摇板) 两眼泪不干。

  项带长枷板,

  铁锁手中挽。

  牌上写大字,

  罪犯是苏三。

  (苏三上。)

  苏三 (白) 而已,三令郎吓。

  (西皮快板) 在监中捆住我苏三女,

  怎不叫人痛悲伤。

  出言我把老伯叫,

  啼声老伯听我言。

  苏三 (白) 老伯唤我为何?

  崇合理 (白) 苏三,你接喜。

  苏三 (白) 想我愁有万万,喜从何来?

  崇合理 (白) 将你发了配了。

  苏三 (白) 发在何处?

  崇合理 (白) 发在太原府。

  苏三 (白) 怎样说,发在太原府?

  崇合理 (白) 恰是。

  苏三 (白) 老伯打过行囊了?

  崇合理 (白) 你呢?

  苏三 (白) 我么……待我拜拜狱神爷爷,才好起身。

  崇合理 (白) 这才是老打讼事的老实。

  苏三 (反二簧慢板) 刚才间老伯一声禀,

  到叫苏三长笑容。

  我这里进了狱神庙,

  狱神爷爷听我言:

  保佑苏三得活命,

  我与你重修寺院换金身。

  叩罢头我这里出门去,

  (苏三、崇合理同下。)

  (狱官上。苏三、崇合理同上。)

  狱官 (白) 解子崇合理。

  崇合理 (白) 有。

  狱官 (白) 过去。

  苏三 (白) 有。

  狱官 (白) 过去。

  解子总合理。

  (崇合理过。)

  狱官 (白) 怎样过来过去老是你?

  崇合理 (白) 我们伴计打摆子呢,我与他顶杠。回来见。

  狱官 (白) 回来。

  崇合理 (白) 作什么?

  狱官 (白) 你们上哪里去?

  崇合理 (白) 太原府发配。

  狱官 (白) 凭着什么?

  崇合理 (白) 凭着是文书。

  狱官 (白) 文书在哪里?

  崇合理 (白) 咋咋咋。文书还在王先生桌子上。回来见。

  狱官 (白) 回来。

  崇合理 (白) 什么事?

  狱官 (白) 你与我带个骡子来。

  崇合理 (白) 平银子。

  狱官 (白) 我这里有二十四个大钱。

  崇合理 (白) 二十四个大钱,不要说买骡子,就买骡尾巴,也买不来。

  狱官 (白) 不是骑的骡子。

  崇合理 (白) 什么骡子?

  狱官 (白) 马尾箩。

  崇合理 (白) 做什么?

  狱官 (白) 筛松香。

  崇合理 (白) 筛松香做什么?

  狱官 (白) 粘趣灯。

  崇合理 (白) 你差了,粘趣灯不是松香。

  狱官 (白) 是什么?

  崇合理 (白) 是黄蜡。

  狱官 (白) 你也差呢,是龙黄。

  崇合理 (白) 咋咋咋,是龙黄。

  (苏三上。)

  苏三 (西皮慢板) 眼巴巴哭到了太原城,

  (西皮流水板) 有苏三,跪留平。

  来在街上用目望,

  来交往往人不竭。

  有人到往南京去,

  与我三哥把信通。

  崇合理 (白) 看这孩子逛逛不走,你跪在这里做什么?

  苏三 (白) 老伯上前往问,可有上南京去的人没有?

  崇合理 (白) 你上太原府,问上南京做什么?

  苏三 (白) 与我三哥通上一信,就说我苏三起领会了。

  崇合理 (白) 你这孩子,人死心不死。还要三哥四哥的了。你起来走罢。

  苏三 (白) 老伯你去问罢。

  崇合理 (白) 你不要哭,你哭我怪忧伤的,我去与你问问。

  咳。这里可有上南京去的人没有?

  客人 (内白) 上南京去的人早走了,剩下上热八沟喇叭庙贩骆驼的。

  崇合理 (白) 苏三你来的不遇时了。

  苏三 (白) 怎样不遇时了?

  崇合理 (白) 上南京去的人早走了,就剩上热八沟喇叭庙,贩骆驼的。

  苏三 (白) 怎样说没有么?

  崇合理 (白) 有可是有。早走了。

  苏三 (叫板) 哎,也是我苏三好命苦也!

  崇合理 (白) 你不要哭,我搀你一把。

  苏三 (西皮慢板) 也是我苏三好命苦,

  并无有一人把信通。

  行走来在十里坡,

  扭项回头看一番。

  望不见洪桐城一座,

  望不见洪桐县衙门。

  正行走来用目看,

  老伯不走为何情?

  (白) 老伯为何不走?

  崇合理 (白) 我走至硬了。

  苏三 (白) 什么?

  崇合理 (白) 两条腿都硬了。

  苏三 (白) 将话申明。

  崇合理 (白) 你看此日多热,把刑法去掉,慢慢行走。

  苏三 (白) 吓。老伯此乃朝廷的国法,带着才是。

  崇合理 (白) 狗屁的国法。头发国法屁法,都在我腰里呢!

  苏三 (白) 什么?

  崇合理 (丑) 钥匙!

  来,你跪下。我说开就开。一二三摆不及开呢。与你一个拐棍杵杵。妇道人家好有一比——

  (崇合理与苏三卸刑具。)

  苏三 (白) 比做何事?

  崇合理 (白) 比如三条腿。

  苏三 (白) 老伯,你却是个好人。

  崇合理 (白) 洪桐县,哪个不晓得我是个好人?头上生疮、脚底下贱脓,好通之没好人。

  苏三 (白) 老伯算你是个好人。

  崇合理 (白) 我本是个好人。

  苏三 (白) 吓。老伯你可有儿子?

  崇合理 (白) 咳,你提起儿子来了。我们老伴,东庙烧香,西庙拜佛。那天弄出一个儿子来。

  苏三 (白) 想必生下一个儿子来。

  崇合理 (白) 不错,生下一个儿子来。放东也欠好,放西也欠好,找个鸡罩,把他罩起来。那天我打衙门回来,想着我的儿子,一掀鸡罩——忒落,来了一个老鹰雕抓跑了。

  苏三 (白) 老伯,这是什么儿子?

  崇合理 (白) 我三个钱买一个鸡蛋——养了一个鸡儿子。

  苏三 (白) 老伯取笑了。气候不早,你我走罢。

  崇合理 (白) 走罢。

  苏三 (西皮慢板) 叫老伯请上受我拜,

  拜过了你的好恩典。

  但愿得苏三有活命,

  我与你披麻带孝送坟茔。

  想起了昔时烟花院,

  多么情节受华荣。

  崇合理 (白) 苏三想道:王三令郎进得院来,花了三万六千银子,有钱的才好,无钱的还有一比——

  苏三 (白) 比做何来?

  崇合理 (白) 比如蝎子趴在房檐上——

  苏三 (白) 此话?

  崇合理 (白) 有点肘手。

  苏三 (白) 老伯走罢。

  (西皮原板) 钗环首饰我带过,

  到现在罩住蓝布手巾。

  崇合理 (白) 你提起这个蓝布手巾,不是你的。

  苏三 (白) 是哪个的?

  崇合理 (白) 是我们老伴的,与你罩,你才有罩,不与你罩,太阳晒住你了。

  苏三 (白) 老伯你的好意。

  崇合理 (白) 这算什么好意。

  苏三 (西皮原板) 绫罗缎布我穿过,

  到现在只落得身穿大红。

  崇合理 (白) 你提起这个大红来,穿在身上,不是杀就是剐。儿吓,千万穿不得的!

  苏三 (白) 老伯,我再也不穿了。

  苏三 (西皮原板) 红绣花鞋我穿过,

  到现在少前无有后跟。

  崇合理 (白) 你提起“少前无有后跟”,这鞋不是你的。

  苏三 (白) 是哪个的?

  崇合理 (白) 是我老伴的。他穿小你穿大。头上剪去一段,后头缝上两针。这就是“少前无有后跟”。

  苏三 (白) 老伯走罢。

  (西皮原板) 一恨鸨儿心太狠,

  她不应将我买进门。

  崇合理 (白) 你不要埋怨那混蛋鸨儿。埋怨你二老爹娘,同那银子钱儿吓,把你卖了水里去!

  苏三 (哭) 好狠心的爹娘呀!

  (西皮原板) 二恨令郎王金龙,

  他不不应骗我在院中。

  崇合理 (白) 你提那王三令郎,进得院来,花了三万六千两银子。有了银子你老鸨子才好。无有银子,随口辱骂。

  苏三 (白) 老伯你听话罢。

  (西皮原板) 三恨无义叫沈洪,

  他不应抢我到洪桐。

  崇合理 (白) 你不要埋怨那沈洪,人家抢你,是过日子的。不外你弄出两条人命来。

  苏三 (白) 老伯你不晓得。

  崇合理 (白) 我本来不晓得。

  苏三 (西皮原板) 四恨皮氏淫悍妇,

  私通了王婆害沈洪。

  崇合理 (白) 你提起那皮氏,顶不是人做的。那一天我打衙门回来,看见皮氏站在门口,手拿长烟杆,头上贴着红绿太阳膏药,点点红嘴唇,他与我老伯伯,眉来眼去眉目传情。你猜怎样样?

  苏三 (白) 怎样样吓?

  崇合理 (白) 他与老伯伯吊膀子。

  苏三 (白) 老伯伯取笑了。走罢。

  (西皮原板) 五恨刑封张允忠,

  他不应暗地里勒了供词。

  崇合理 (白) 不叫师爷勒供词,叫哪个勒供词?剪发的,卖蒜的,剪发盆,开了真是外行!

  苏三 (白) 老伯走罢。

  (西皮原板) 六恨洪桐王知县,

  他不应贪赃卖监犯。

  崇合理 (白) 苏三,一辈清官,辈辈升天;一辈赃官,辈辈落场。望下就不提了。

  苏三 (白) 老伯走罢。

  (西皮原板) 七恨三班和皂隶,

  他不应非刑动了五刑。

  崇合理 (白) 苏三,衙门朝南开,一无高粱二无谷,有钱打的轻,无钱的打的重。无钱的你可别……

  苏三 (白) 怎样样?

  崇合理 (白) 你可别来。

  苏三 (白) 老伯走罢。

  (西皮原板) 八恨贼子叫李虎,

  他不应拷打我玉堂春。

  崇合理 (白) 哎呀,你说那李虎,他是顺毛驴,怎样说,怎样好。你这一撸,他就炸。慢说你,就是他老子,也是要拿板子打屁眼的。

  苏三 (白) 老伯走罢。

  (西皮原板) 九十恨来十一恨,

  洪桐县来无有好人!

  崇合理 (白) 哼哼。说来说去,我也不是好人了。你进得监来,老伯伯待你不错。你要吃面,我与你剥蒜;你要吃疙拉,我与你做面。说来说去,我亦不是好人了。这是枷,你与我,带起来罢!

  苏三 (白) 不、欠好了。

  (西皮原板) 一句话儿错出唇,

  气得老伯面尖红,

  说几句好话把他哄,

  啼声老伯听分明:

  自从到了洪桐县,

  惟有你崇老伯、你老伯、老伯伯,你是个好人!

  崇合理 (笑) 哈哈哈……

  (白) 怎样说,我是个好人?

  苏三 (白) 不错,你是个好人。走罢。

  (西皮原板) 再叫老伯听我言:

  私通了王婆害沈洪。

  行一步来至在用目旁观,

  不却来在太原城。

  叫老伯你与我把刑法带,

  朝廷国法上上身。

  自从离了公堂上,

  眼巴巴哭到了太原城。

  (白) 老伯走罢。

  参考材料:转载中国京剧戏考

  中国法式员只讨丈母娘喜好?

  中国报酬什么这么喜好吃烧烤?

  美国黑报酬了自在付出过如何的价格?

  他为什么被称为古为今用的“算法”大师?

  协助更多人

  小我、企业类侵权赞扬

  违法无害消息,请鄙人方选择后提交

  我们会通过动静、邮箱等体例尽快将举报成果通知您。

  您的帐号形态一般

  感激您对我们的支撑

(编辑:admin)
http://lyfeonjupyter.com/dm/161/